study

调查研究
◆ 调查研究

Project

合作课题
◆ 合作课题

publication

信息刊物
◆ 信息刊物

publication

出版物
◆ 出版物
推进中心城区产业转型升级研究
328 2017-07-21 邹克俭 胡艺迪 赵 阅

 

  要: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既是未来很长一个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主线,也是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这一主题和指导思想的实际举措。我市中心城区既面临着以转型发展推进自身发展品质提升和产业优化的紧迫任务,而且也担负着以转型发展带动全市转方式调结构的重要职责。本文通过调查研究,提出了目前我市中心城区产业发展面临的困境,提出了该区域产业发展的重点选择,最后得出推动中心城区产业转型升级的实现路径。

 

中心城区是市域经济的核心区域,是全市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中心城区产业发展面临诸多困境。在改革创新、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进一步优化中心城区产业结构、提升中心功能、做强增长引擎是我们面临的重要课题。最近,我室组成调研组,对中心城区产业发展现状、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专题调研,提出促进中心城区产业转型升级的对策建议,供领导决策参考。

一、中心城区产业发展面临的困境

(一)经济呈现萎缩态势

1.主要经济指标占比逐年下降。从GDP看,2011—2015年,中心城区占全市的比重由39.1%逐年下降到37.03%;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看,中心城区占全市比重由65.42%下降到64.43%;从固定资产投资看,中心城区占全市比重由30.94%下降到23.74%;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看,中心城区占全市比重由2012年的27%下降到22.54%(见表1)。

1 2011-2015年中心城区主要经济指标占全市比重

年  份

GDP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固定资

产投资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

2011

39.10%

65.42%

30.94%

——

2012

39.15%

66.44%

29.47%

27.00%

2013

38.04%

66.76%

26.61%

26.27%

2014

36.74%

66.86%

——

24.17%

2015

37.03%

64.43%

23.74%

22.54%

数据来源:根据2011—2015年成都统计年鉴有关数据整理。

2.经济增幅逐年减缓。从GDP增幅看,2011年全市增幅为15.2%,而中心城区增幅为13.12%;2015年全市增幅为7.9%,而中心城区增幅为7.12%。从第三产业增加值增幅看,2011年全市增幅为12.4%,中心城区增幅为13.16%;2015年全市增幅为9%,而中心城区增幅为7.9%。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幅看,2015年全市增幅为12.6%,而中心城区增幅为6.54%(见表2)。

2 2011—2015年中心城区主要经济指标增幅比较

 

GDP增幅

第三产业增幅

一般公共预算

收入增幅

全市

中心城区

全市

中心城区

全市

中心城区

2011

15.20%

13.12%

12.40%

13.16%

30.10%

——

2012

13.00%

10.40%

11.50%

11.96%

——

——

2013

10.20%

6.86%

8.80%

8.04%

16.60%

——

2014

8.90%

6.12%

8.60%

7.76%

14.10%

——

2015

7.90%

7.12%

9.00%

7.90%

12.60%

6.54%

数据来源:根据2011—2015年成都统计年鉴有关数据整理。

(二)产业转型升级面临困境

1.工业调迁后主导产业规模优势不突出。从第二产业增加值看,中心城区占比由2011年的22.07%下降到2015年的15.85%;从第三产业增加值看,中心城区占全市比重由58.15%下降到56.98%。这种现象反映出中心城区实施“退二进三”战略后,第三产业未能按预期加快发展,陷入服务业发展滞后困境(见表3)。比如,2015年武侯区第三产业增加值为626亿元,同比增长8.5%,与重庆、杭州和南京等城市中心城区相比,第三产业增加值居于末位,且增幅相对较缓,发展后劲不足。从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看,武侯区占比一直处于80%以下,第三产业发展相对较慢,产业规模优势不明显,总体经济活力不足,对区域经济的贡献度有待提升。

3 2011—2015年中心城区二三产业增加值增幅比较

年度

第二产业增加值

第三产业增加值

全市

中心城区

全市

中心城区

2011

19.80%

13.00%

12.40%

13.16%

2012

15.60%

5.88%

11.50%

11.96%

2013

12.20%

2.78%

8.80%

8.04%

2014

9.80%

0.28%

8.60%

7.76%

2015

7.20%

4.24%

9.00%

7.90%

数据

来源:根据2011—2015年成都统计年鉴有关数据整理。

2.服务业内部结构层次较低。中心城区传统商贸业在服务业中占比较高,批发零售、餐饮住宿、租赁服务等传统商贸业单位数量和就业人数较多,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以及房地产业资产总数较高,传统商贸业挤占了现代商贸业的发展空间,现代商贸业发展滞后。比如,武侯区有专业市场50余家,以汽车汽配、电脑、家居以及皮鞋皮革等传统商贸业为主,功能链条单一,呈现业态滞后、结构不优、效益不高的问题。又如,金牛区服务业内部构成情况显示,传统商贸业占比较高,产业层次较低(见表4)。


4  2013年金牛区服务业内部构成情况

行业类别

2013年单位数(个)

单位数较2008年增长比例

2013年从业人员(人)

从业人员数较2008年增长比例

资产总计

(亿元)

资产总计较2008年增长比例

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

176

56%

156712

1140.60%

2539.03

3697.72%

批发和零售业

4591

20.09%

58726

28.73%

771.96

70.45%

住宿和餐饮业

397

17.46%

18133

6.38%

82.97

63.01%

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326

24.43%

4437

95.03%

23.22

576.99%

金融业

14

——

254

——

315.85

718.65 %

房地产业

447

9.55%

17511

15.34%

2259.64

——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1038

25.67%

23085

12.90%

1289.77

58.36%

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

404

20.96%

20860

18.27 %

182.40

19.20%

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

177

40.48%

5998

104.85%

7.23

69.98%

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

54

——

4502

——

87.80

——

 

374

——

16102

——

44.56

——

卫生和社会工作

113

——

11007

——

40.59

——

文化体育和娱乐业

272

——

6624

——

10.83

——

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

402

——

17048

——

——

——

数据来源:金牛区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三号)。

3.龙头企业支撑不足。从税源企业看,中心城区企业结构以小微企业为主,缺乏税源性龙头企业以及总部企业支撑。比如,武侯区纳税5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达1424家,占比50.35%,纳税1000万元以上企业44家,仅占总数的1.56%,企业结构有待进一步优化。从项目规模看,中心城区现代服务业项目规模较小。比如,武侯区2013—2015年除新兴房地产平均体量达11.01亿元外,现代商务商贸业项目平均体量2.7亿元、科技研发服务业项目平均体量2.98亿元、都市休闲旅游业平均体量2.7亿元,难以形成有效的产业聚集。

(三)发展空间和环境制约

1.土地资源紧缺。目前,中心城区发展中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土地资源紧缺,发展空间受限。比如,武侯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6—2020年)确定了系列控制性指标,到2014年底,建设用地总规模达到7037公顷、城乡建设用地总规模达到6946公顷、城镇工矿用地总规模达到6648公顷,已经分别超过了规划目标380公顷、573公顷、690公顷,突破了建设用地“天花板”。又如,锦江区区级配置土地较少,区内成都东村、金融城片区等成熟地块分别由市兴城公司和市土储中心持有,工业园区1.29平方公里内无存量土地,产业投资缺乏空间载体支撑。

2.拆迁成本较高。中心城区产业用地主要依赖于旧城改造获得土地增量,旧城改造项目大多处于城市核心区域,建筑密度较大,土地整理成本较高,被拆迁户普遍对拆迁补偿期望过高,拆迁难度进一步加大,影响了旧城改造进度。同时,由于中心城区历史文化保护区面积较大,个别区域受航空限高和航空军事限制区等因素影响,土地资源与发展空间的矛盾日益突出,吸引重大产业化项目落户的难度加大。

3.环境承载受限。从大气环境看,2015年中心城区优良天数214天,优良率58.6%,主要污染物为PM10、PM2.5、臭氧等,大气污染排放超过了环境容量。从水环境看,成都人均水资源量仅为全国人均水资源量的1/3,被列为全国400个缺水城市之一;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管网等配套设施不够完善,水环境污染持续增加,流经中心城区的东风渠、府河等河流跨界断面氨氮排放指标超标,部分河道超标排放达8个月以上,对产业发展的环保指标提出了更高要求。从环境承载看,2015年成都中心城区常住人口541.29万人,过度聚集的人口经济活动给区域生态环境造成较大压力。

4.基础配套滞后。中心城区部分区域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制约了产业转型发展。比如,成华区原有路网规划按工业区进行设计,以物流为主,没有更多关注人居和商务交易的便利性。区内断头路较多,内部道路通达性较差,交通集散功能薄弱,制约了现代产业集中集聚发展。又如,金牛区随着北改工程的深入推进,交通基础设施和配套设施水平有了大幅提升,但仍面临着城市现状道路路网密度相对较低、产业载体面积不足、大型文体设施欠缺、医疗教育资源总体数量较少且布局不均等问题,城市功能现代化相对滞后,难以满足现代产业聚集发展的需求。

(四)产业发展问题突出

1.产业结构趋同。中心城区产业结构大多以总部经济、商务商贸、文化旅游、科技服务等产业为支撑,未能形成独具特色和错位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比如,青羊区确立了加快构建“1+4+N”的现代产业体系,“1”是发展提升总部经济,“4”是做大做强金融服务、文博旅游、商务商贸、科技服务四大主导产业,“N”是培育发展电子商务、健康养老、软件服务等新兴产业;锦江区也确立了大力发展“1+4+N”产业体系,“1”即以总部经济(包括一二三产业)为龙头,“4”即以现代商贸、文化产业、金融服务、旅游休闲为支撑,“N”即以节能环保、电子商务、健康养老等新兴产业为增长点,青羊、锦江两区产业雷同率高达90%以上,其他城区产业结构也大体相当(见表5)。

5  中心城区主导产业一览表

 

   

锦江区

“1+4+N”“1”即以总部经济为龙头,“4”即以现代商贸、文化产业、金融服务、旅游休闲为支撑,“N”即以节能环保、电子商务、健康养老等新兴产业为增长点。

青羊区

“1+4+N”“1”是发展提升总部经济,“4”是做大做强金融服务、文博旅游、商务商贸、科技服务四大主导产业,“N”是培育发展电子商务、健康养老、软件服务等新兴产业。

武侯区

“3主导+1特色:即以现代商务商贸业、科技研发服务业、新兴房地产业为主导,都市休闲旅游业为特色的现代产业体系。

金牛区

以科技服务为核心,以现代商贸和新型房地产为支撑,以研发设计、众创孵化、电子商务、文化旅游为特色的环交大智慧城产业发展体系。

成华区

商务服务业(总部经济)、现代商贸业、房地产业、文化创意产业、都市工业。

资料来源:根据中心城区有关资料整理。

2.支撑产业基础不牢。中心城区“退二进三”战略实施后,部分城区仍处于产业解构后的重构期,二产退得快与三产培育不充分,导致现代服务业发展不足。比如,成华区在“东调”战略实施后,成发集团、光明光电、明达玻璃等74家骨干规模以上企业外迁,规上工业企业综合实力严重削减。

3.新兴产业尚未形成。从总体上看,近年来中心城区着力培育发展新兴服务业,但尚未形成规模和聚集效应。比如,锦江区在培育发展节能环保、电子商务、健康养老等新兴产业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但还处于产业载体和公共服务平台建设阶段,整体规模仍然偏小,尚未形成产业规模聚集效应,对区域经济的拉动作用尚不明显。

(五)体制机制不顺

1.责任与权力不对等。中心城区作为区级行政主体,在调节城市规划、土地资源、文博旅游资源等生产要素和配置资源方面的能力较弱,上级政府安排的任务多,不仅完成任务的责任较大,而且需要本级财政支付费用,区级政府难以承受,形成责任与权力不相匹配的现象。比如,青羊区的土地资源绝大部分配置给市属平台公司(市土地储备中心、兴光华公司等),由于市级平台公司与土地所在的区级政府职能职责不同、承担发展的考核重点不同,导致两者工作取向不同,加大了工作协调难度。

2.产业发展政策不均衡。近年来,中心城区各区出台了系列吸引投资促进方面的政策,都在提升政策的优惠度,增强政策的吸引力,导致区域之间出现了相互挖走企业、恶性竞争招商等现象。同时,中心城区与天府新区、成都高新区相比,在土地资源配置、减免税费和扶持产业发展等方面的政策空间较小,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手段缺乏,不仅引进新的项目困难较大,而且留住原有高端产业的难度仍然较大。

二、中心城区产业发展重点选择

(一)中心城区产业功能定位

1.都市工业中心。以中心城区独特的信息、人才、物流、资金等生产要素资源为依托,以工业园区和工业楼宇为载体,以产品设计、技术开发、加工制造、技术服务和营销管理为主体,大力发展与城市功能和生态环境相协调,适宜在中心城区生存和发展的现代绿色工业,强化都市工业聚集功能,做大工业经济总量,打造西部都市工业中心。

2.商贸物流中心。以中心城区商业体系建设为核心,加快服务业聚集区、中央商务区建设,重点培育特色鲜明、消费便捷的精品特色商业街区,优化提升城市商业服务功能;加强国际物流枢纽建设,提高旅客和货物通达能力,着力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商贸物流中心。

3.科技创新中心。深入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依托四川大学、电子科技大学、西南交大等高等院校和中科院成都分院、中国核动力研究院、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等科研院所,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将中心城区建成科技研发和科技成果应用中心、中试转化基地;建设全产业链创新创业载体,着力深化创新创业,打造西部科技创新中心。

4.金融服务中心。发挥国家商业银行地区总部优势,发展现代金融服务业,完善资本市场体系,引进国内外金融机构和金融服务组织,支持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做大做强,培育一批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全国性金融机构,大力发展新兴金融机构,着力构建西部金融机构聚集中心、西部金融创新和市场交易中心、西部金融后台和支付服务中心。

5.文化创意中心。充分挖掘古蜀文化、三国文化、诗歌文化、都江堰水文化、青城山道教文化等地域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改造提升传统文化产业,推进文化与旅游科技生态等深度融合,培育新型文化业态,延伸文化产业链,发展壮大文化创意产业,着力构建西部文化创意中心。

6.旅游休闲中心。依托成都及周边丰富的旅游资源,充分利用美食之都的金字招牌,开发多元旅游产业体系,进一步完善“吃住行游购娱”旅游产业链,开展都市旅游综合功能区建设,提升旅游购物和购物旅游消费发展水平,着力构建世界旅游目的地和西部旅游休闲中心。

(二)中心城区产业发展方向

1.差异化发展。充分挖掘中心城区各区的资源优势,按照“一区一主业、一区一特色”的发展思路,突出产业特色,重点发展金融、商务、科技、商贸等现代服务业,避免同质化竞争,推进中心城区业态有机更新和产业错位发展。

2.高端化发展。围绕产业高端和高端产业,通过政策引导和分类引导扶优扶强,着力培育一批技术先进、核心竞争力强、主业优势明显、具有较强扩张能力和持续盈利能力的重点企业,全面提升产业竞争力,抢占产业高端环节。

3.品牌化发展。发挥品牌的聚集和引领效应,围绕特色和主导产业,以品牌产业和品牌企业为龙头,着力打造都市工业和现代高端服务业品牌,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品牌、加快发展新兴服务业品牌,推动服务业提档升级和繁荣发展。

4.标准化发展。以产业标准化为龙头,引导企业建立健全技术标准、管理标准等标准体系,培育一批标准化示范企业;支持重点行业企业形成技术标准联盟,推动企业建立产品质量信息可追溯系统,提升企业质量控制和管理水平。

5.绿色化发展。坚持绿色发展理念,大力推动循环发展、生态发展、低碳发展和绿色清洁生产,着力构建科技含量高、资源能耗低、环境污染少的产业结构,加快推动生产方式绿色化,大幅提升经济绿色化程度。

(三)中心城区重点产业选择

1.大力发展都市工业

(1)印刷出版和包装业。重点发展图书、期刊、报纸、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印刷复制等出版和印刷产业,打造西部出版印刷品供应中心;依托印刷出版业,大力发展包装业,形成印刷包装产业链,推动印刷出版和包装业集群发展。

(2)轻纺服装业。重点发展服装面料及辅料、新型纤维化纤、服装服饰、家纺、特种纺织等加工制造产业;针对高附加值、个性化、时尚化的时装消费,大力发展时装设计、模特、摄像和广告宣传等产业,打造西部时装之都。

(3)食品加工制造业。结合成都美食之都、消费之都的特点,围绕市民消费需求,重点发展烟草制造、调味品制造、饮料制造、白酒酿造等产业,进一步做大企业规模,着力打造“成都食品”品牌,不断提升产业竞争力。

(4)家具制造业。以现有龙头家具企业为依托,建立家具研究机构,完善家具产品开发、设计、生产、营销产业链,打造家具区域品牌,推动产业集群发展,促进家具企业提档升级,打造中国西部家具之都。

(5)珠宝金银饰品加工业。大力发展珠宝玉石和金银饰品加工产业,建立和完善专业珠宝玉石和金银饰品交易市场,形成原料、加工、展示、批发、销售产业链,积极创建西部珠宝城品牌,打造西部工匠一条街。

2.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

(1)现代物流业。重点发展仓储、装卸、配送、速递、库存管理、调货分装、物流信息等现代物流产业,完善物流节点布局体系,大力发展第三方物流,支持企业发展“互联网+”高效物流,着力构建国际物流枢纽城市核心区。

(2)金融服务业。加快建设西部金融机构集聚中心、金融创新和市场交易中心,金融服务中心,大力发展资本市场、财富管理、离岸中心、创投融资、新型金融等产业,创新互联网金融业态,促进金融服务业集群发展。

(3)信息服务业。重点发展软件开发、信息安全、数字媒体、集成电路设计等业态,鼓励发展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应用的新兴业态,建设中国软件名城样板城市和信息消费先导城市。

(4)科技服务业。重点发展研究开发、技术转移、检验检测认证、创业孵化、知识产权、科技咨询、科技金融、科学技术普及等专业科技服务和综合科技服务,积极培育科技服务新型业态,提升科技创新对产业发展的支撑能力。

(5)商务服务业。重点发展和聚集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功能性总部、国内外商协会等机构,培育大企业大集团总部,提升总部经济发展能级;引导发展法律、投资与资产管理和咨询等服务业态,加快构建与国际接轨的专业服务体系。

3.提升发展生活性服务业

(1)商贸流通业。重点推进大型商业综合体集聚发展,打造精品特色商业街区,加快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购物天堂;鼓励发展新兴业态和新型运营模式,加快传统商贸业转型升级;强化商贸高端服务功能,打造西部时尚消费高地。

(2)旅游业。重点发展观光游、购物游、文化游、休闲游、商务游、会议游、体验游等城市旅游产品,大力推进旅游与商贸、文化、体育、会展融合发展,加快旅游环境建设,着力打造“世界旅游目的地城市”核心区。

(3)文化创意产业。重点发展演艺娱乐、艺术品原创、传媒动漫游戏、创意设计、版权服务、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生产性保护开发等产业,加快建设具有影响力的文化创意名城、具有感召力的现代艺术之都和开放包容的人文城市。

(4)健康养老服务业。重点发展健康颐养产业,积极发展健康护理、健康咨询服务产业,全面发展智慧健康服务产业,建立覆盖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务业体系,建设西部生命信息和高端医疗服务中心、健康管理和养生休闲服务中心。

三、推动中心城区产业转型升级的实现路径

(一)高起点编制都市工业和现代服务业发展专项规划

建议分别由市经信委和市商务委牵头,市规划、建设、环保、科技、卫计、文广新、旅游、物流、金融、博览等部门共同参与,根据城市的综合资源优势,坚持因地制宜、扬长避短,突出区域特色,打破区域界限,高起点、高标准编制中心城区都市工业和现代服务业发展专项规划,培育和发展特色优势产业。充分利用企业存量资产和现有空置楼宇,规划建设一批都市工业园、都市工业楼宇和现代服务业聚集地,优化产业空间布局,明晰重点产业发展导向,进一步提升中心城区产业功能,避免产业趋同,实现错位发展。

(二)健全和完善促进中心城区一体化发展的配套政策

一是消除城区政策差别。建议由市经信、商务和投促等部门牵头,对中心城区促进产业发展的各种优惠政策进行全面清理,实行一体化产业发展政策,取消差别化待遇,确保中心城区产业发展政策均衡和普惠。二是完善招商引资政策。建议由市投促委牵头,对中心城区各区的招商引资政策进行规范和调整,避免各城区之间的恶性竞争,提升招商引资的整体形象。三是出台产业发展奖励政策。建议市上每年安排1亿元专项资金,对符合都市工业发展要求的新上项目给予贷款贴息或补助;重点支持符合我市地方标准的总部楼宇、专业楼宇和亿元楼宇等高品质商务楼宇加快发展。

(三)拓展中心城区产业发展承载空间

一是深入推进企业调迁。建议市经信委继续按照产业布局“退二进三”的要求,对中心城区工业园区企业进行梳理甄别,将不符合中心城区产业发展方向、科技含量和附加值较低的企业向二三圈层疏解,为新兴产业腾出发展空间。二是提升工业园区承载空间。建议市经信委按照《成都市工业用地管理办法》,加强中心城区工业园区闲置低效土地清理,对低效工业用地、“占而未用”项目进行处置,盘活存量建设用地。三是拓展空置楼宇利用空间。针对中心城区部分商业楼宇空置现状,建议中心城区政府采取投资入股、整体租赁、租金补贴等方式,引进符合产业发展方向的企业入驻,促进楼宇经济加快发展。

(四)创新充满活力的体制机制

一是完善行政管理体制。建立和完善各城区与市规划、国土、工商、环保等部门的行政管理关系,适度下放部分管理权限,充分调动市区两级部门的积极性。二是完善财政管理体制。建立事权与财权统一的财政管理体制,坚持财随事走,增强城区财政活力。三是完善统筹和协调机制。建议建立中心城区产业发展协调领导小组,统筹解决产业发展中重大项目布局、产业发展用地、中省企业协调等问题。四是完善目标考核机制。建议市目标管理部门针对中心城区产业转型实际,健全都市工业、现代服务业、投资促进等指标考核体系,激发中心城区经济发展活力。

(五)优化中心城区产业发展生态环境

一是注重培育产业生态链。围绕和聚焦都市工业和现代服务业等主导产业,着力引进上下游产品配套关联企业,做长产业链条,做大做强主业,做优做精配套,形成良好的产业生态环境。二是搭建“互联网+”服务平台。建议相关职能部门围绕中心城区产业发展重点,建立都市工业、商贸物流、互联网金融、互联网旅游等大数据服务平台,深化信息技术在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营销服务全产业链的集成创新和应用。三是推动工业园区向城市街区转型。打破园区界限,拆除园区围墙,强化园区公共配套设施建设,促进园区和街区一体化发展,推动中心城区城市形态和业态有机更新。

 

 



RELATED NEW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