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经济发展
◆ 经济发展

works

社会事业
◆ 社会事业

city

文化建设
◆ 文化建设

city

生态环境
◆ 生态环境

city

城市品质
◆ 城市品质

city

政府治理
◆ 政府治理
共享空间or共享未来,国外哪些城市在行动?
589 2017-06-20 夏艺嘉



共享是人类历史由来已久的交往文化,更准确的说,共享可以追溯到更久远的原始聚居生活,通过共享提升个体生存的可能性。共享城市的实践源于北欧,并逐渐拓展到北美、亚洲等世界各地,共居住宅、Airbnb、WeWork、摩拜单车等新兴共享模式不断涌现,成为了城市更新和创新发展的有效触媒,让城市资源结构和空间架构进行重组和资源再分配。

一、北欧—合作居住空间


1、合作居住社区。合作居住社区最早出现在丹麦,社区通常由20—30户组成,社区空间包括私人住宅、公共空间2大部分,其中公共空间由社区全体居民共同所有,包括餐厅、休闲室、手工车间等室内空间以及花园、广场等户外空间。



2、社区资源共享。在合作居住社区中,居民不仅共享社区空间资源,也共享书籍、录像带、割草机、帐篷等生活用品。通过集中购物、集中用餐、共同分担家务、轮流照看儿童等共享生活方式,不仅节约了时间,更减少了生活开支。对比传统居住模式,合作居住社区在供暖、制冷、照明等方面的运行成本低,建筑能耗也少,且有条件进行大规模的资源循环利用,符合低碳环保的建设理念。


3、增进社会交往。合作居住模式为居民提供了更多的社会交往和彼此学习的机会,居民们会定期组织公共聚餐、音乐会、园艺分享等集体活动,自觉参与社区设计和管理,召开公共会议讨论制定社区政策。通过社区居民之间的交往和共享,提高社区凝聚力和社区归属感。



二、日本—共享住宅模式


随着社会经济的变迁,日本家庭年轻人晚婚、未婚、离婚的比例持续上升,人口老龄化趋势产生了更多独居老人,单身生活人群逐年增加。 家庭形态变化催生了“共享合租住宅(Share house)”、“代际共享社区(Home share)”等共享住宅模式。



1、共享合租住宅。共享合租住宅模式中,居住者拥有独立的卧室,共享会客厅、餐厅、卫生间等公共领域,降低生活成本,增加社交机会,共享住宅演变为跨文化交流空间和青年创业支持空间。对外国居住者来说,共享住宅是他们接触本地文化的有效途径;对创业者而言,共享住宅的公共空间是办公、学习、商务洽谈和行业交流的场所。空间会举办面向本社区开放的公开活动,鼓励居住者分享各自的想法。



2、代际共享社区。日本的老年人多选择独居,60岁以上的单身居者中,20%曾有过一周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的经历。同时,高昂的房价使年轻人只能选择租房。代际共享居住模式,是老年人将多余的房间以低价或免费的方式借给青年人居住。共享住宅中年轻人与老年人互相照顾,缓解了老年人独居的顾虑,减轻了年轻人的经济压力。有的代际共享社区更是跨越了各个年龄层次,青年人可以是带着儿童的夫妇,老人则承担起接送儿童上下学、开办校园知识讲座的任务。



三、台湾—闲置空间分享平台


台北市每年至少有10万户的闲置住宅;同时,台北社区营造与社会公共服务领域工作者,以及城市内众多刚起步的非营利组织、社会企业、社区服务、文创行动者等公益性单位需要工作空间,却缺少足够资金。



基于此,台北市都市更新处成立“空间资源分享平台”,通过在线网站,户主可发布闲置房屋信息,需要办公或活动场地的公益性单位可发布房屋需求信息,帮助住户盘活存量空间,降低公益性单位办公成本。空间分享平台包括一个实体团队、一个网络资讯平台,同时也协助需求者进行装修改造、运营企划。平台要求入驻的公益性单位工作必须有利于社区发展、满足社区公共需求、增加城市公共利益。



目前,平台已促成相当多成功实践案例。如将空间廉租给一个提供社区老人共餐服务的公益型单位使用、将私人花园改造为开放的公共绿地等。


四、韩国—“共享城市”体系


2013年韩国首尔市发布了《首尔共享城市(Sharing City)》宣言,提出建设共享城市计划,全面提升空间、物质、技术等闲置资源使用效率。



1、为共享城市奠定基础。首尔市制定“共享促进条例”,明确公共资源的共享原则,共享团体、共享企业的认定原则,政策、财政支持方案和共享促进委员会的职责等。开设线上平台 “首尔共享枢纽”,整合共享相关信息和共享平台信息,也与国内外相关团体、企业、媒体等建立广泛的网络联系。另外,明确将居民的共享提议和制度改善需求与首尔市“社会革新机构”的职能挂钩。


2、支援“共享团体”及“共享企业”。为提高市民对私营共享团体、共享企业的信任度,首尔市实施“指定制度”,被指定的团体和企业可拥有首尔共享城市标识的使用权,并在指定的团体及企业中选择与市民生活密切相关的部分项目,提供项目经费。此外,为促进与共享经济相关的创业项目,由政府出面协调,提供办公空间、咨询服务、活动经费等支持。



3、促进民间参与。组建“首尔市共享促进委员会”,成员包括学界、法律界、媒体、企业、非营利组织、科研机构等民间代表,经济、福利、交通、创新等部门的政府管理者。负责制定共享促进政策、法规和相关制度,指定共享团体、共享企业,并审议具体的支持措施。


此外,首尔市通过市民征集制作了象征共享城市首尔的标识和标语,实行共享城市综合宣传,让市民乐于尝试共享理念。首尔市指定共享企业“wisdome”联合举办“首尔遇上共享经济”市民讲演活动;与共享企业等合作举办面向市民的“共享书柜”、“读书的地铁”、“共享汽车”等体验活动;举办共享首尔展览会及博览会等。


(部分文字来源于国际城市创新)


RELATED NEWS
热门新闻